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 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  首页
  网站导航
群岛风纪
工作在线
纪律审查
廉政文化
 
当前位置:首页<<群岛风纪

嵊泗:“打鱼”不成反被“拖下水”

发布时间:2018/5/17 13:00:41

前些年,嵊泗县城区游戏厅里风靡起一款游戏,几人围坐在游戏屏前,通过手中的摇杆控制发射“子弹”,捕获屏幕上游动的鱼儿后能获得相应的金币奖励,金币最终能兑换成现钱。游戏厅里空前热闹,老板自然合不拢嘴,围观者都蠢蠢欲动。“来钱快”、“游戏体验刺激”,都是外界炒作出来的噱头,所谓的“打鱼”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赌博游戏。

县海洋与渔业局原干部赵驰辉正是从一位看客变成一名赌徒,从沉溺赌博到走向犯罪,渐渐陷入泥沼,不可自拔。“我进入县海洋与渔业局的时候,单位正是用人之际,而我自己是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毕业的,专业比较对口,加上年纪轻,很想展示下自己的才能。”赵驰辉在忏悔录中回忆起自己刚就业时的情境,眼里满是希冀与抱负。

1980年出生的赵驰辉,通过自身的努力考上了大学。大学时代,他才华横溢,顺风顺水;毕业闯荡两年后,他毅然辞去收入不菲的工作,怀着建设家乡的激情和一展所长的执着,于2005年考入了县海洋与渔业局,被分配到了与他专业对口的船舶检验站。

“带着学校的荣誉,内心也曾豪情万丈”。那时的赵驰辉,经常挥汗穿梭于各个船厂的船只检验中,以积极的工作态度和优秀的实战检验能力,赢得了渔民的肯定和同事的褒奖。工作之余,不放松学习,相继考取了助理验船师、中级验船师证书,通过了中级工程师的资质评定,并被任命为执法大队队长助理。不出意外,未来,对这个年仅有26岁的小伙子来说应该会很美好。

混错圈子 误入歧途

“因为工作关系,平时我经常接触渔民老大,他们都比较阔绰,常常请我吃饭、递给我好烟。一来二去,我的心态中失去了平衡,和船老大打起了交道,也给自己埋下了恶果。”想起曾经的过往,赵驰辉羞愧地低下了头。

“只有在酒桌上,听到船老大或者其他管理对象的奉承拍马,我就感觉自己是万众瞩目的对象”。渐渐的,请吃饭的人多了,觥筹交错中赵驰辉和渔老大们以兄弟相称,船老大只要遇到麻烦就会找“船检站小赵”帮忙,“船检站小赵”便成了一些船老大重点“围猎”的对象。

“大概是2008年左右,有一次船老大们请我吃完晚饭,带我去岛城的一个游戏厅,他们几个围坐在游戏机旁,玩着一款叫‘打鱼’的游戏,看着屏幕中游动的鱼和不断散落下来的硬币声,我的内心充满了惊奇,老大们使劲撺掇我,但我还是忍住没有去玩”。赵驰辉说起第一次跟船老大去游戏厅看打鱼场景,虽也是跃跃欲试,但终究还是克制住了自己。

温水煮青蛙。与船老大们的交往频率越来越高,终于在一次饭后,赵驰辉借着微醺的酒劲,坐在了“打鱼”游戏机前。而这一坐,整整坐了10年时光!

债台高筑 萌生歪念

“第一次玩打鱼,我赢了9000元,非常高兴,但没过多久,9000元全部打水漂,我又扔了2000元,一样血本无归”,“曾经有一次,我早上8点去游戏厅打鱼,一直打到凌晨2点游戏厅关门,中途我点了份外卖,喝了6瓶绿茶,就再没有起身过”。赵驰辉在悔过书中写道。

被打鱼魔力附体后,赵驰辉“浸淫”于城区各大游戏厅;“每次去打鱼,赢钱是少数,多数是输,输少点2000元或3000元,输多点60008000元,但是打鱼的快感就是能给我精神上带来另一种愉悦之感”。渐渐的,赵驰辉开始入不敷出,仅有的一点零花钱早就被他赌博殆尽,就开始在游戏厅赊账,背负的外债与日俱增。

囊中羞涩的赵驰辉被“打鱼”游戏冲昏了头脑,竟把手伸向了管理服务对象。“第一次向管理对象以‘借’为名索取财物约在2008年,当时因为赌博输钱,就以打麻将缺2000元为由打电话给收渔货的王某某,对方当然是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。那是我第一次犯错,没有当作是一回事,根本没有把这钱和索贿联系起来”。

来钱之快,出乎意料;意外之“财”,迷失方向。“第一次拿钱的画面历历在目,当时我也曾忐忑过,想过是否会被当事人举报,但是苦于自己缺钱,况且我帮助过别人,办事拿钱感觉理所应当,规矩和底线早就在脑海中烟消云散。”赵驰辉在悔过书中写道。

变本加厉 陷入泥潭

2015年至2016年是我赌得最疯狂的时候,也是输得最多的时候,为此,我从‘幕后’转身冲到了台前,积极在船老大们等服务对象之间穿梭,寻找‘赚钱’机会,来填补‘打鱼’带来的经济漏洞。”因为工作关系,赵驰辉认识了舟山市船舶设计所的经理方某。

县海洋与渔业局对一些船证不符船只的管理中,其中一项措施就是要求这类船只按实际情况重新设计相关图纸。方某看准了这个机遇,开始进军嵊泗市场,做起了船只图纸设计的生意。

“我在海洋与渔业局船检站、执法大队等岗位工作期间,手上有一定权力,通过自己的权力、关系,为方某的设计公司拉了一些业务。我向他‘借钱’,他肯定是不会拒绝我的,‘借’给我之后如果我不还,他也不会向我讨要的,对于他来说,这个钱借给我等于是送给我的样子了。”由于在方某之间存在着直接的利益输送,赵驰辉认为从方某处捞点好处是理所当然的,前前后后共拿到了6000元“好处费”。

2012年我向船老大刘某某、朱某某各索取1000元和2000元;2014年向船老大陈某某索取3000元;2015年至2016年初,向管理对象董某某共计索取7000元;2016年先后向船老大魏某某共索取4000元……”打鱼让其打昏了头脑,赵驰辉变本加厉,甚至把手伸向了管理服务对象的船厂人员,明目张胆地多次向船厂厂长、承包商等人员索要财物。

回忆起打鱼的日子,赵驰辉懊悔不已:“这些年,打鱼让我失去了家庭和工作,我没有做好作为一个男人在社会中的任何一个角色。”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经查,赵驰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卡及宴请;违反廉洁纪律,违规从事营利活动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,参与赌博违法活动;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多次索取和非法收受渔民老大、渔船修造厂负责人、船舶设计公司负责人等管理服务对象的财物,涉嫌受贿犯罪。2018年3月30日,嵊泗县纪委县监委对赵驰辉作出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。

执纪者说:

赵驰辉出身枸杞乡普通家庭,在嵊泗县海洋与渔业局船检站工作期间,也曾脚踏实地、勤奋工作,参加工作不到3年入了党,那时的赵驰辉意气风发,希望能在服务渔民的工作岗位上干出一番成就,凭借着自身的理论基础和勤奋好学,相继考取了助理船检师、中级船检师证书,顺利通过了中级工程师的评定,作为一名专业技术人员,原本前途光明的他怎么会一步一步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深渊呢?深入分析原因,主要有四个方面:

一是不注重党性修养,内心失衡。不重视党的思想政治学习和党章党纪党规的学习,平时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经常和渔民老大一起吃饭、娱乐,看到渔民老大们出手阔绰、率性潇洒,在攀比心理的影响下,内心逐渐产生了不平衡感。

二是精神空虚,染上赌博恶习。在工作中一时挫折,失去了奋斗的动力,在生活上没有积极健康的兴趣爱好,通过“打鱼”游戏赌博寻求精神上的刺激,在打鱼”游戏赌博上越陷越深,不能自拔,甚至到了近乎“疯狂”的程度,面对输钱越来越多的困境,不得不动起了伸手捞钱的歪脑筋。

三是权力观扭曲,法纪意识不强。对权力缺乏应有的敬畏感和责任感,没有认识到权力是人民赋予的,只能用于服务人民群众,而是错误地认为权力是自己努力得到的,将权力用在了谋取私利上。觉得自己在职权范围内帮助过一些渔民老大,付出也应有回报,在自己有困难的时候问他们要几千块钱也不为过,从来没有想到过会犯下严重错误。

四是单位疏于管理,防范不严。所在单位党组织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够深入细致,开展廉政教育实效性不强,对重点岗位的权力监督制约机制不完善。发现赵驰辉有苗头性、倾向性问题的时候,没有能够深挖细查、当头棒喝、严肃问责,没能及时将赵驰辉从悬崖边上拉回来。(嵊泗县纪委县监委)

 

本站第 位访者
中共舟山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舟山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舟山科技信息研究所
浙ICP备05021754号 信息维护